工商社論》從G20財長會議看全球風險

工商社論》從G20財長會議看全球風險
逆鳞

工商社論》

4月20日與21日,二十國集團(G20)的財政部長與中央銀行行長齊聚印尼集會,會議標題是「同步復甦、更強勁的復甦」(Recover Together, Recover Stronger)。但是會議卻出現罕見的正負面訊息並陳的亂象,負面的訊息是首度無法做成會議公報,正面的訊息則是財長與央行總裁努力化解政策歧異,凝聚同步的政策來穩定經濟亂局。

此次二十國財政部長與央行行長齊聚印尼首府雅加達(部分以視訊出席),是烏克蘭戰爭爆發後,全球主要工業國財經決策官員首度會議,過去幾個月,美國聯準會帶頭啓動升息、烏克蘭戰爭造成能源與農產品供應大亂、3月之後又遭逢上海與華東等製造業重鎮因爲疫情封鎖陷入停產危機,加上去年延續至今的Covid疫情下的全球供應鏈亂局,G20國財經首長首度共商全球維穩大局,會議的重點議程與結論,對於判斷經濟亂局是否持續惡化,或是復甦的時點與方向,就是極爲重要的指標。

集邦:原厂降价求售重挫Q3 NAND Flash产业营收 季跌幅达24.3%

根據前一次財長會議所設定的主題,4月20日的會議主要鎖定四大課題,第一是全球經濟的風險,第二是公衛健康相關議題,第三是全球金融的平衡架構,第四是永續發展的金融課題。

不過,由於烏克蘭戰爭打亂全球經濟平穩運行,美國聯準會的升息又造成全球金融市場劇烈震盪,因此與會的財經首長,在緊湊的議程中將焦點鎖定在烏克蘭、以及全球貨幣與財政政策的同步。最被高度關注的是,俄羅斯財政部長出席演講時,美國與西方國家集體退席、視訊者關掉螢幕表達抗議,G20會議因此出現留在會場、與集體退場兩個羣組,成爲極罕見僅用新聞稿表達共識、無法完成大會公報的特例。

救市 陆七大行下调存款利率

单推正太是什么鬼!

中國與日本並沒有參加由葉倫帶領的集體退席,日本財政大臣鈴木俊一在隨後的記者會中回覆詢問,表示自己留下來是爲了嚴詞譴責俄方;而以視訊方式出席的中國財政部長劉昆則立場鮮明表達,「反對G20成員將經濟問題政治化」,劉昆表示,面對風險與挑戰,G20各成員應團結協作,爲不穩定的世界提供穩定因素,不把世界經濟政治化、工具化、武器化。

陈时中早就要参选?绿委:不认为他会想这个事情

G20財經首長會議的另一個焦點,是美國帶頭升息、而且升息幅度明顯有加快的趨勢,對其他工業國與新興市場國家的金融市場帶來的劇烈衝擊,特別是在會議之前,日圓出現極爲罕見的貶值走勢,日圓兌美元匯率不只創下2002年5月、長達20年以來的新低匯價;日圓此波貶值走勢前所未見,從3月7日至雅加達會議之前,43個交易日有37天以貶值收盤,僅有六個交易日略見回檔,這種長達一個半月「每天都貶值」的走勢,三十餘年來從未出現,只有1985年廣場協議造成日圓大升值的那一波可以比擬。

日圓劇烈的貶值走勢是市場對央行政策「不同步」的強烈反應,日本央行堅持量化寬鬆的政策,及至上週都還連續四天在市場買入日圓公債,維持10年期日圓公債利率在0.25%,相較於美國十年期公債利率已經升抵3%,日圓與美元的匯差急遽拉大,利率超低的日圓原本就是金融機構套利交易(Carry Trade)的最佳標的,交易員借入日圓,轉換成高利率的美元或其他貨幣,套取利差,而在日圓貶值趨勢確立後,更可藉此套取鉅額的匯差。

日本央行原本寄望藉着匯率貶值來刺激經濟增長,同時達成2%的通貨膨脹目標,但是劇烈貶值的匯率在國內引發強大的抨擊,株式會社東京商工研究所(TSR)近日公佈對5,400家各級企業的調查,發現高達40%的企業主認爲匯率貶值「對營運造成負面影響」,去年12月同樣的調查,表達負面意見的企業主僅29%。

基隆碧砂渔港狗狗森友会 19毛孩登顶基隆屿

日本財政大臣鈴木俊一與日本銀行總裁黑田東彥在G20會議中,接收到美國與歐洲財政部長持續討論政策同步的訊息,預估日本央行總裁黑田東彥在下個月的貨幣政策會議,雖然還是會維持低利率與量化寬鬆的政策,但是財政大臣鈴木俊一則已經鬆口,同意目前的日圓匯價貶值無助於全球經濟穩定,也會帶給日本企業與國內經濟負面的影響。

《国际经济》10连升 韩国8月PPI月增0.4%

静候轮回 小说
龍 印 戰神
贼胆

日本央行是否會改變其超級寬鬆的貨幣政策,是全球金融市場走向的重大風向球,日圓匯率的貶值不只影響日本國內經濟,更是全球熱錢流動的重要指標,美元的升息與匯率升值,對於新興市場原本就會帶來強大的吸金作用,大量資金從新興市場流出,造成了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至今多次金融震盪,而日圓的劇烈貶值則加劇了熱錢流動的衝擊。

這次G7與G20財政部長與央行首長的連續集會,我們一方面看到全球經濟風險不斷升高,也看到主要工業國的財金首長集體高呼貨幣與匯率政策的同步,試圖避免大國政策歧異造成的動盪。在全球貨幣政策「正常化」(Normalization)的過程中,主要工業國家的中央銀行與財政部必須達成仔細規劃、充分溝通、且同步執行的政策,才能維持全球經濟穩定,避免意外的金融災難。

第一寿星111岁 中山百岁老人87位